首页 小编推荐正文


记者 | 钱伯彦 发自柏林

编辑 | 张慧

1

夜晚七点的罗马城华灯初上,在圣城梵蒂冈的保祿六世(Paul VI)晋谒厅内,一位西装革履的德国企业家因兴奋略显坐立不安。

前来迎他入宴的,是一身红衣的枢机主教G韩漫继父iuseppe Bertello和Angelo Comastri。

也就是在这一天,1月25日,圣彼得大教堂、西斯廷礼拜堂及拉斐尔客房再次在夜间对公众开放。每一尊贝尔尼尼的天使雕像、每一寸米开朗基罗的壁画都被点亮了——在这之前,这些角落只能隐身于夜幕的黑暗之中。

“要有光!”

晚宴上,枢机主教Comastri引用了《创世纪》中上帝所说的第一句话。

今晚的“上帝”,是德国光源制造商欧司朗(Osram)的首席执行官Olaf Berlien。

10万枚LED,这是欧司朗过去数年间在圣彼得大教堂内部安装的照明单元数量。与传统灯具相比,LED节能、低温的特性,有利于保护圣座内珍贵文物,也更符合教会提倡的简朴价值观念。

这场晚宴是属于梵蒂冈和欧司朗的高光时刻。但是光鲜背后的梵蒂冈和欧司朗,却是对难兄难弟。

六指鬼医

梵蒂冈数年以来因神职人员的性侵丑闻焦头烂额,欧司朗的麻烦则更多:惨淡的财务数据、自由落体的股价、不停歇的裁员潮以及即将被整体出售的命运。

欧司朗CEO Olaf Berlien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图源:vaticannews

欧司朗:下一个被收购者?

2月13日,也就是Berlien梵蒂冈之行的三周后,欧司朗公开宣布,正与美国投资公司贝恩资本(Bain Capital)、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洽谈收购事宜。三方未披露洽谈具体细节,但均不排除100%整体收购的可能性。卢森堡私募股权公司CVC&n术组词bsp;Capital Partners以及不愿具名的中国投资机构也出现在了买家名单上。

“一家上市公司,永远存在被收购的风险,”面对质疑声,Berlien的回答显得轻描淡写。数周前,Berlien还信誓旦旦地表示:“欧司朗今天仍是非卖品,因此不存在什么收购会谈。”

Berlien希望引入大股东以稳色情图片,天马行空,qq空间登陆定股价,并为他雄心勃勃的欧司朗改造计划赢得时间,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但突然抛出100%股权收购方案,令所有人大吃一惊。

按照贝恩资本和凯雷集团的收购计划,如果欧司朗最终被整体出售,意味着这家有113年历史和2.5万多名员工的M-Dax指数构成企业,将会退出法兰克福证交所,欧司朗将彻底丧失自身的独立性。杨文静养狼M-Dax指数是德国重要的股票指数。

2月19日是欧司朗一年一度的股东大会,Berlien的脸上已没有了在梵蒂冈时的自豪和愉悦。面对股东们要求进一步披露收购会谈细节的质问,Berlien拒绝做出任何实质回应。

“在公开场合讨论这个问题,不利于欧司朗在收购谈判的地位,”Berlien在搪塞,“目前无法预估,两家美国投资机构的收购是否会成真,谈判破裂的可能性也依然存在。”

这样的回答显然无法使股东们满意。

“我佐藤渚完全无法理解,他为何要保持沉默。”股东代表Daniela Bergdolt道出了许多股东的心声,“这里坐着的是公司所有者,股东大会上讨论的就是这些基本问题,如果股东都不作数,那公司到底归谁所有?”

在股东们看来,“如果连欧司朗的未来方向都不明确,公司管理层又怎能带领公司去掌控未来呢?”

许多小股东不惜以最大的恶意揣测Berlien,因为根据德国控制权变更条款(Change of Control)规定,若高层管理人员在公司被收购过程中丢了饭碗,仍可得到一年的全额薪水作为补偿金。考虑到收购事宜最快需到今年秋季才能敲定,不论能否保住屁股下的椅子,Berlien接下去两年的工资至少已落袋为安。

但小股东们没有那么幸运了。

欧司朗的股价已从2018年初的78欧元/股,跌到了如今的38欧元/股。100%股份被收购,对他们意味着血本无归。

令小股东代表Bergdolt担忧的还有,机构投资者入主后,公司的某些业务是否会被分拆出售以换取短期盈利,正如先前在ABB和西门子等众多巨头身上发生过的一样。

“我已经能看到围着欧司朗游泳的鲨鱼群了,似乎每条都能咬到块肥肉。”Bergdolt说。

Berlien的麻烦远不止欧司朗被收购一事。

2018年四季度,欧洲经济特别是汽车行业的不景气,让欧司朗2019年一财季(2018年10-12月)的营收下滑了15%,仅为8.28亿欧元。其中,营收贡献最大的汽车业务部营收同比下滑11%,为4.43亿欧元;被视为公司未来支柱的光学半导体业务部营收下滑16.9%,仅为3.5亿欧元。

今年1月初,B色情图片,天马行空,qq空间登陆erlien在接受《奥格斯堡汇报》(Augsburger Allgemeinen)采访时,将贸易战、欧洲经济停滞形容为天边令人不安的乌云。这更像浪货是Berlien早就为惨淡的财季数据找好了开脱的借口。

过去一年间欧司朗已两次下调盈利预期,Berlien四年前提出的“2020年营收达到50亿欧元、税前利润达到10亿欧元”的计划也宣告流产。

2019财年第一季度三大业务都出现了下滑,左为营收,右为息税后利润。OS、AM、DI分别代表欧司朗的三大业务部:光学半导体、汽车和数字。             &nb贝丽岛sp; 图源:欧司朗

伴随业绩下滑的是裁员。

Berlien动身前往梵蒂冈的前一天,欧司朗宣布,在雷根斯堡(Regensburg)的LED芯片工厂裁员300人,另有240名季节工被解聘。

雷根斯堡工厂不是欧司朗裁员计划的终结,反而可能是其继2014年全球裁员7800人、2017年裁员1300人之后的新一波裁员潮的开端。

“我们将进一步加强成本降低计划的力度,未来18个月将继续节省1.6亿-1.8亿欧元,”Berlien的枪口下一步将对准哪个业务部尚不得而知。

在股东大会上,Berlien承认了管理层在经营上的重大失误:“我也对2018年业绩和股价不满意。”但他强调,“欧司朗的核心业务仍是健康的”。

事实上,从西门子集团出来独立上市后,经过数年的折腾,欧司朗早已失去了所谓的核心业务。

西门子弃子和中国投资者

在许多德国人看来,欧司朗和曾经的母公司西门子之间的关系,是女儿长大离家之后发现日子过得不尽如意的故事。

但这个“女儿”是被母亲赶出家门的。

1978年,西门子完成了对通用电气在欧司朗中所有股份的收购,欧司朗成为西门子的全资子公司。

2013年,当时的西门子CEO凯飒(Joe Kaeser)决定,将集团的未来押注于自动化和数字化业务,日后提出的“愿景2020”战略的雏形,已在凯飒脑海中构建完毕。根据战略计划,西门子的国术天歌照明业务——欧司朗将从集团中剥离出去并独立上市。

2013年7月,欧司朗正式登陆法兰克福证交所,西门子“妈妈”仍保留了欧司朗17%的股份。作为稳健性的大股东,西门子对刚&ldquo田口久美;成家”的欧司朗给予了最大程度的支持,也希望借此继续对欧司朗的内部决策发挥影响力。

刚刚独立的“女儿”和不肯彻底放手的“妈妈”之间的矛盾很快爆发了。

起因是欧洲照明市场的变化比所有人预计得都更为迅速。2014年欧洲大选之后,以绿党为代表的各国环保政党大获成功,环保观念逐渐深入人心。代表着可持续发展和节能理念的LED灯具迎来了tvs4在线直播春天,高能耗的白炽灯和卤素灯渐渐被市场色情图片,天马行空,qq空间登陆所抛弃。

2009年,欧盟立法规定,禁售所有能耗等级C以下的100瓦以上白炽灯。2012年,禁售标准变成了能耗等级C的25瓦白炽灯,到了2016年,禁售了所有能耗等级B以下的白炽灯。

欧盟的白炽灯禁令近年愈发严格,这给欧司朗的传统光源业务带公主本子来了巨大冲击。  图源:Stromverbrauch

白炽灯泡会像打字机一样退出历史舞台,最终变成收藏家的玩具——这是欧司深圳文斌贸易有限公司朗的判断。对于传统光源业务仍占营收半壁江山的欧司朗来说,变革是唯一的出路。

Berlien在2015年迅速开启了他的改革计划:分拆并出售传统光源业务,并且全力投资LED业务。

母亲对女儿叛逆的改革计划表示不满。在西门子看来,传统光源业务在过去百余年内为公司带来稳定收入,过于激进的出售计划将导致企业营收大滑坡。在营收可能腰斩的情况下,Berlien宣布投资10亿欧元在马来西亚居林(Kulim)建造沈途祝浅绿LED工厂,更是冒险之举。

矛盾一开始,仅是西门子CEO凯飒和Berlien的隔空嘴仗,冲突的高潮发生在2016年2月的股东大会上。作为欧司朗最大股东,西门子在大会上的信任投票环节(Entlastung)收回了对Berlien的信任。但出人意料的是,其他股东和所有监事会成员都选择力挺Berlien。

随后,西门子不再对欧司朗发表决策意见,并于2017年10月出售了所持有的剩余17.3%欧司朗股份。“这是个正确的时刻,欧司朗已经(在资本市场)站稳脚跟了,”西门子当时称。

没有了西门子的阻力,Be施索恩rlien的改革驶上了快车道:2016年7月初,欧司朗宣布将传统光源业务独立拆分为新公司Ledvance(LED和advance的组合词);该月月底,新公司以4亿欧元的价格出售给了以木林森和IDG资本为首的中国财团。

Ledvance内部也对中国财团的入主表示欢迎,相信木林森将会为公司带来新投资。“这是欧司朗转型高科技公司路上的里程碑,为传统光源业务找到了最好的新东家。”Berlien当时的表态颇为乐观。

除了扔掉了旧包袱,Berlien也在加大LED领域的投资。马来西亚居林LED工厂以及德国雷根斯堡(Regensburg)的LED芯片工厂开始大规模扩张。

但正如西门子所预料的,欧司朗2016财年的营收出现了32.6%的大幅下滑,从55.74亿欧元下跌到38.85亿欧元。Berlien先前大力投资的LED业务,并没有如预期那样填补传统光源业务留下的空白。

欧司朗自此开始了没有核心业务挑大梁的时代。

更令Berlien难堪的是,2017年11月,Ledvance宣告成立仅一年后,宣布裁员850人,并彻底关闭位于奥格斯堡和柏林的工厂。

关闭奥格斯堡工厂本来只是个时间问题。因为受限于前期投资的缺乏以及工厂设施更新的滞后,奥格斯堡工厂生产的白炽灯和灯管不幸都在欧盟的禁售名单上。

与欧司朗和Ledvance不同,中国投资者迅速地做了本该做、却没人愿做的事。

在奥格斯堡工厂,Ledvance的标识安装一年之后就被拆下。 图源:南德意志报

战略的迷茫

在传统光源业务被拆分、LED业务羽翼尚未丰满之际,Berlien找到了另一根救命稻草——汽车产业。

Berlien参加梵蒂冈晚宴的几个小时前,他还在酒店里边品着意式咖啡边对媒体说道:“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告诉人们,欧司朗代表了什么。”

Berlien给出的答案是光子学(Photonics)。他认为,在后白炽灯时代,欧司朗将成为一家供应传感器和高科技解决方案的冠军企业——客户是富得流油的汽车原始设备制造商(OEM)。

最近几年,德国汽车行业接连打破历史纪录,欧司朗也搁置了曾经的LED梦想,开始逐渐确信公司的未来在于汽车业。

欧司朗已将此前的色情图片,天马行空,qq空间登陆光电半导体、特种照明、照明方案和系统,以及被出售的传统光源四大重生h业务部改组成了光电半导体、数字和汽车三大新业务部,其中,新成立的汽车业务部目前贡献了公司45%的营收。

“在非可见的光领域,我们已是红外线传感器的世界冠军,为确保公司的领先优势,可能会考虑并购其他公色情图片,天马行空,qq空间登陆司,”和四年前大力投资LED一样,Berlien又开始全力支持公司在汽车传感器领域的投入。

在Berlien看来xianrenba,随着电动汽车、特别是自动驾驶的兴起,灵敏度更高、监测距离更远的红外线传感器将是引领时代的新商机,更何况红外线传感器还在手机行业的面部以及虹膜识别上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为了赶上“德国(工业)有史以来最大的转型”,并直面汽车OEM的需求,欧司朗于2018年4月和大陆集团(Continental)宣布成立1500人的合资子公司Osram 雀嘴鳝Continental GmbH,力图成为汽车业举足轻重的一级供应商。

随着欧司朗发力汽车市场,如今欧司朗的光学传感器已经遍布整车。  图源:欧司朗

但欧司朗对这个全新的商业模式尚未完全适应。

与过去一百年间直接面向消费者的简单又易于预测的商业模式不同,汽车业和手机业对经济形势更为敏感,这意味着业绩的不稳定与难以预测。

在2017年汽车行业一片欣欣向荣时,欧司朗靠着汽车传感器业务带来的增长尚能粉饰太平。但当潮水退去,人们发现,欧司朗依然在裸泳。

Berlien仍在寻找下一个业务增长点。

继LED和汽车传感器之后,智能农业又走进了他的视线。20色情图片,天马行空,qq空间登陆18年11月,欧司朗在慕尼黑总部向外界展示了全新的农业试验室。通过电子调节LED的光照强度和照射时间来提高农作物产量,甚至使用LED完全代替阳光以实现全季节农业生产。

这的确是个美好的愿景,但何时才能解欧司朗低迷营收的燃眉之急?

不容乐观。

从汽车激光前大灯、LED、红外线传感器、手机面部识别器、智能建筑照明到智能农业,甚至是超市熟食柜台的照明服务,欧司朗出现在了每个和光学有关的领域。但人们始终不知道,欧司悟组词朗到底最想干什么。

伴随着不断的“尝试—出错—再尝试—再出错”,欧司朗打狗针多少钱的股价也已经从2018年初的高点被直接腰斩。低迷的股价意味着,“公司猎人”们开始蠢蠢欲动。

过去数年之间,以对冲基金Elliot和瑞典基金公司Cevian为代表的激进投资者,都选择在传统工业巨头股价低迷之际大量买入股份,并借此影响公司决策,逼迫公司出售核心业务,甚至直接拆分上市以最大化短期盈利。蒂森克虏伯、ABB和西门子都是其中的受害者,这让欧司朗恐惧不已。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这也许是Berlien的逻辑。毕竟和那些“公司猎人”们相比,贝恩资本和凯雷集团风格更加稳健。

Berlien此前曾多次表示,希望引入稳健的大股东来支持他宏大的战略改革计划——他那“四处出击、不断试错”的战略。

但贝恩资本和凯雷集团也不是慈善家。这两家公司并不看重欧司朗股票的股息回报,入主的目的在于直接参与管理决策、理顺公司战略目标,并在确保公司盈利能力和股价回升之后抛出股份以盈利。

如果这一计划失败,谁也无法保证,新东家不会将公司分拆出售。欧司朗目前的三色情图片,天马行空,qq空间登陆个业务部若被依次出售,这意味着欧司朗真正的末日。

在慕尼黑市中心的卡尔广场(Karlsplatz Stachus),欧司朗的巨幅广告牌上写着巨大的公司标语:“亮如白昼”(Hell wie der lichte Tage)。它还能竖立多久,无人知晓。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